威迈斯产销率低下仍扩产能董事长“不务正业”跨界兼职!

发布日期:2019-08-15 21:44   来源:未知   阅读:

  六合开奖结果。日前,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迈斯)在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深交所上市,发行新股不超过 4045万股,发行数量不低于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6.27亿元,其中,2.23亿元用于龙岗宝龙新能源汽车电源产业基地建设项目,4.04亿元用于芜湖新能源汽车电源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

  资料显示,威迈斯成立于2005年8月,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力电子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 企业,是中国电源学会的常务理事单位。公司主要产品是开关电源,包括车载电 源、通信电源、电梯电源等多类应用领域的产品。

  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万仁春,其直接持有公司8,464.86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2551%,此外,万仁春通过控制倍特尔、特浦斯、森特尔三个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控制公司22.2838%的股权。因此,万仁春合计持有公司45.5389%的股权。

  根据介绍,2000年3月至2009年5月,万仁春在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默生)任市场部总监,也就是说,威迈斯成立之初,万仁春并不在公司,股份也是由别人代持,招股中也有披露,分别由蔡友良和杨学锋代为持有。

  换一句话说,当时万仁春可谓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在艾默生上着班,而心已经不在这里。

  另外,从公司的董监高人员来看,也多数之前在艾默生工作过,公司董事/总经理刘钧、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研发部总监冯颖盈、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杨学锋、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姚顺、公司监事会主席/研发部总工程师张昌盛、公司研发副总监徐金柱、公司上海办硬件总监刘骥、公司部门经理郑必伟等8人也曾在艾默生工作过。

  值得注意的是,艾默生的业务与威迈斯类似,属于同行竞争关系,从近几年的很多类似案例来看,不排除前东家会抓住一些瑕疵极力阻拦对方上市,特别是在专利等方面,威迈斯需要格外注意。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1-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7亿元、4.25亿元、6.16亿元和1.32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343.67万元、1635.34万元、6852.26万元和1268.97万元。从财务上看,公司净利润波动较大,而且中小板的“隐形红线”是最近一年净利润需达到8000万元,由此看来,威迈斯在业绩上还是存有一定的硬伤。

  据介绍,公司拥有4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威迈斯软件、上海威迈斯、芜湖威迈斯和威迈斯(香港),拥有1家合营企业威迈斯企管,拥有1家分公司。

  其中,威迈斯软件引起了小财的注意,2018年,威迈斯软件实现净利润为6306.87万元,2019年1-3月实现净利润为1723.52万元。也就是说,如果2018年剔除威迈斯软件贡献的6306.87万元净利润,2018年公司仅有545.39万元的净利润,2019年1-3月更是亏损454.55万元。

  那公司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业务转移到子公司呢,招股书也透露了信息,公司表示,威迈斯软件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报告期适用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同时,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进一步鼓励软件企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国发〔2011〕4号)和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软件产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1〕100号)规定,威迈斯软件对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按17%的税率(2018年5月1日后按16%的税率)征收增值税后,对其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实行即征即退政策。

  同时,公司也表示,如果公司及威迈斯软件未来不能继续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或复审,或者国家对软件企业和集成电路产业的鼓励性税收优惠政策发生变化,公司及威迈斯软件无法享受相应的增值税和所得税优惠政策,则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公司的这种操作是否合规呢,以财富趋势(通达信)为例,早年即因为这样操作几次被终止审查,随后,财富趋势便把这家子公司注销,目前正在冲刺科创板。而目前威迈斯也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将赚钱的业务放在威迈斯软件子公司,而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等则几乎由母公司承担,这种财会操作手法会遭受诸多质疑,自然也不合规定,这将成为威迈斯上市路上的致命硬伤,或因此IPO折戟。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的流动比率为1.29、1.39、1.56和1.68,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2.43、2.77、2.52和2.32;公司的速动比率为0.92、1.02、1.09和1.13,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19、2.22、2.04和1.79。

  从上述数据可以发现,公司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大幅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这也说明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低,对公司的经营是不利的,而近几年在上市公司财务频频暴雷的情况下,威迈斯的这种经营状况更是让人担忧。根据招股书介绍,公司产品主要分为车载电源、通信电源、电梯电源三大块,报告期内,公司车载电源的产销率分别为98.3%、84.54%、86.01%和75.49%,产销率连续下滑,今年一季度仅有75.49%;细分来看,以今年一季度为例,只有车载 DC/DC 变换器满产满销,车载充电机仅有77.43%,车载电源集成产品更是只有61.64%。

  而在产销率这么低的情况下,公司仍要扩产能。还信誓誓旦旦的表示,募投项目的实施将进一步扩大公司生产规模,提升公司车载电源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小财就纳闷了,公司产销率如此低下,还要向市场要6个多亿来扩产,不知其真实目的是什么,如何来消化,这都值得怀疑,也不知道券商在规划募投方向的时候是否真的“认真”做了调研和分析。

  此外,小财还发现,公司董事长万仁春还在深圳普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门科技)担任独立董事。值得注意的是,普门科技是一家医疗器械企业,并且于今年4月16日在上交所科创板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小财根据招股书发现,万仁春是有由普门科技董事长刘先成提名,任期为2017年10月-2020年10月,还是战略委员会、提名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审计委员会的成员,2018年领取薪酬8万元。

  小财翻了半天招股说明书,也找不出普门科技与万仁春的从业经历有相似的地方,不知道万仁春及普门科技是出于什么考虑的。万仁春也真是有心,自己公司的产销率都堪忧还跨界指导起别人家的企业,不知是该为他点赞还是为他担忧。

  不过小财还发现一个细节,威迈斯和普门科技的保荐机构均为国信证券,李天宇均是两家公司的签字保代之一。